农业“之父”这条街,是一群人!感恩每一个劳动农民

现在有个趋势,越来越多的网友在吃饱穿暖之后饮水思源,感恩科学家,去寻找那些“之父”!每吃一口米饭,就会有人想到“中国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,网友们说“袁爷爷我以后一定不浪费粮食”,而我要补充的是“之父”,也许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群人!

湖南衡南双季稻测产基地,2020年11月2号,这里的杂交水稻双季稻测产,亩产突破了3000斤的记录,袁老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!这个成绩单的背后的功臣都有谁呢?

陈太佳,田保姆

袁爷爷说:“这是了不起的,所以我们要向你学习”。被元老戴上小红花的是一位农民,他叫陈太佳,这块30亩的测产田的唯一田间管理者,200多天,每天至少八个小时,遇到极端天气,半夜起来加班这都是常态,除虫、排水、除草,就是在他的精心呵护下,测产目标圆满完成,袁老团队叫他“田保姆”。

每吃上一口面就有人想到“中国小麦远缘杂交之父”李振声,1979年他攻克难关,让小麦和牧草杂交,大幅的提升了小麦的抗病能力,而在山东、河南、安徽等小麦主产区,在一块块金色的麦田上,是一双深情的眼睛。

田间工作农民

这位老人是河南许昌的一位农夫,82岁,老人的身体很硬朗,问他:“这么大年纪还干农活啊”,老人说:“这地得有人管,呃,现在这地没有撂荒的,我在家没事儿,我活动活动,锻炼锻炼身体”。收割机收麦的时候,老人拿着镰刀在后面紧紧地跟着,那些被机器漏掉的零散麦子,他快步上前迅速割掉,他说:“颗粒还家!”。

穿得暖有人会想到“中国新疆长绒棉之父”陈顺理,他打破了“南疆种不了长绒棉”的断言,而在新疆,那些大块整齐的棉田,全自动的播、管、收技术,让现在棉农这个职业的面貌早就已经和过去的刻板印象完全不同。

种棉花的夫妻

这对小夫妻是九零后,在南疆种棉花,女孩子和所有的都市女性一样,时尚、爱美,老公也疼她,问他:“你媳妇平常忙吗?”小伙有些宠溺地吐槽:“她忙啥,全都是机械化,啥都不用管,她天天闲着没事儿干”。

精耕细作的“田保姆”、82岁不愿地撂荒的老人、返乡种棉的“新农人”,他们也是“水稻之父”、“小麦之父”、“棉花之父”,吃饱穿暖之后,感谢科学家,也不要忘记感谢每一位劳动的农民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!记得关注易比的【个人博客
点赞15
分享
评论 抢沙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