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追魂夺命流水线,暗无天日鬼车间”年轻人的工厂生活的真实写照

这里的工作比996更折磨人,每天高强度工作12小时,每月工资到手4000块。“追魂夺命流水线,暗无天日鬼车间。”说的就是各个厂哥厂妹工厂内一眼望到头的日子。在珠三角,每天都有无数产品被送往世界各地,表面上的繁荣,同时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年轻的廉价劳动力。

追魂夺命流水线,暗无天日鬼车间
追魂夺命流水线,暗无天日鬼车间

杨鹏

杨鹏出生于1995年,老家在四川南充,因为08年地震他到了惠州读书,可惜成绩不太理想,初中毕业后就开始进厂打工,现在在一家生产音响的电子厂上班。每天早上7:50,领班就开始点名,工人们大多沉着一张脸,像是提不起任何兴趣。听完注意事项,便回到流水线工作,锁喇叭、焊接、装电路板、贴纸箱、投放木箱、装变压器、打螺丝、锁前板、外观检验、锁后板、功能测试、外观修理、擦机、清洁、包装、摆板、装柜,这就是整个生产所需过程。

杨鹏
杨鹏

杨鹏现在负责功能修理,刚进厂的时候因为是新人,只能做吃力不讨好的岗位,一天下来回家吃饭都端不稳饭碗。受伤也是常有的事,撬刀撬滑了,戳到手上就是一个大口子,领班办公室备着医药箱,止血之后,杨鹏又回到流水线上。过早地接触社会,这个20出头的小伙子早已开始考虑人生大事。前两年,他跟着回了前女友老家,但双方父母嫌距离太远,没同意婚事,两人只能分手。杨鹏又重新谈了一个女友,计划半年之后,感情稳定了再去见父母,只是有过一次不好的经历,他也不敢保证能过关。

李梦诗

李梦诗是杨鹏的现女友,出生于1997年,老家在广东茂名。初中的时候为了参加美术比赛他放弃了数学,升上初三以后才发现数学怎么考都考不及格,毕业只能上中专,但这个专业也不是他喜欢的。李梦诗喜欢的是画画、唱歌、音乐。他有一本画画的册子,还在学校的时候,没事就画两笔。但离开学校,现实的压力让他没有精力画画,曾经宝贝的画册也被扔进了房间角落。

李梦诗
李梦诗

刚进厂时,李梦诗一犯错,杨鹏总会帮着解围,一来二去两人看对了眼。李梦诗不想固定地待在一个地方,趁年轻,他想多尝试,如果遇到更好的条件,那就换个环境。当然,他也希望带着男友一起离开。

申才金

工厂周围的环境并不算好,地上垃圾随处可见,除了货车进出,路上的人大多都是打工人。两面的商铺除了饭店就是桌球店,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消遣,尽管如此,申才金也会在空闲时来玩一下。他是云南文山人,出生于1997年。刚辍学出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便跟着老乡去了工地,一个月就能拿到5000多,可惜体力活太累,他就进了工厂。申才金的父母都没有工作,他们希望儿子能在老家附近上班,哪怕开个挖掘机,彼此也能有个照应,但架不住孩子向往外面的世界。

申才金
申才金

东莞的出租屋除了两张床什么家具都没有,衣服洗了也只能挂在房间里。无聊的时候,申才金也会玩一下遥控飞机,但房间太小飞不了多高就会撞上墙壁。生活的压力让他更加向往小说中的世界。申才金已经一年多没回家了,他想念家乡的米线,更想念家乡的亲人,于是他决定年底回家,至于今后想做什么他还没想好。

杨玉金

杨玉金
杨玉金

杨玉金攒了一点钱不舍得给自己买东西,全部寄给了父母。因为家里穷,他想盖一座新房,但这个目标对97年的小姑娘来说有些困难。杨玉金是广东湛江人,曾经在厂里做过一段时间,但家里出了事,他便回去了一趟,直到今年才出来打工。杨玉金在工厂里负责焊锡,因为焊锡会跳到手上,他经常被烫伤,这份工作他已经做了大半年。春节将近,他每天都算着回家的日子,早早地收拾好了行李,分批寄回去,过年之后,他不打算再来,因为这里不好玩,今后的路他也没有想好,这样的迷茫是整个流水线年轻工人的特征。

毕子依林和黑来拉夫

最近几年,90后已经成为厂哥厂妹的主力,88年的梁新华已经算是老大哥了。据他介绍,三楼车间总共52人,90后就占了三十多个。在他看来,这些年轻人来打工赚钱是其一,更多地是为了好玩,毕子依林和黑来拉夫就是典型的例子,两人来自四川凉山,不喜欢读书,就想玩,看见打工的同乡回老家后吃好穿好,心中羡慕,初中毕业之后就跟着一起出来了。

毕子依林和黑来拉夫
毕子依林和黑来拉夫

到了工厂,两人迅速适应环境,每天除了骑自行车玩,就是约女孩子一起去唱歌,钱花光了就继续打工,赚到了又继续玩。只顾当下,没有长远的计划大概就是大多数年轻人的通病了。

领班开会

下午5:30车间晚会,领班宣布了两个任务,第一个产品外观是白色,必须带手套作业,因为明早要出货,包装必须九点之前完成,第二个年关将至工作,注意人身安全,发热的工具不要与去脂油和抹机水离得太近,容易着火,走路也不允许玩手机,吃了晚饭,全体加班四小时,工人们习以为常。

他们大多住在工厂宿舍或者附近的出租屋,没有玩乐的地方,只能埋头工作。放假前,公司举办了一场年会,工人们也在邀请之列。出发之前,领班特意叮嘱,到了现场不要吵闹,可惜几杯啤酒下肚,脑子就不受控制,年轻人聚在一起,几句话没说对就要打架,被人拉开以后,到了饭店外面也没停下来。

这些工厂的年轻人大多来自中国西南部的城镇,学历几乎都是小学初中,他们组成了一条条流水线,支撑着国家“世界工厂”的称号。自己却被困在流水线里脱不了身,他们的生活中没有适合远方,只有眼前的苟且。把女人当男人用,把男人当牲口用,这就是流水线的真实写照,学不到真技术,千篇一律的工作累到没有力气怀疑人生,到头来逝去的只有青春。

“追魂夺命流水线,暗无天日鬼车间。生死轮回两班倒,废寝忘食终无言。加班加点不加薪,螺丝打到手抽筋。一顿操作猛如虎,工资到手3500。初见不知提桶意,再见已是提桶人。”

人生有很多选择,易比愿每个人都能尽早摆脱迷茫,早日找到合适的出路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!记得关注易比的【个人博客
点赞12
分享
评论 抢沙发